欢迎您访问襄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

当前位置:根栏目>警营文化

一名交警的心里话(转载)

文章类别: 警营文化发布时间: 2013-10-24点击数:15915

      我是一名交警。有人说,交警很有特权,想查谁就查谁,说罚谁就罚谁。有人猜交警一定特富,罚了钱装进兜里就成自个儿的了。

      我们并不仅仅是站在马路上的“稻草人”,我们要对交通道路状况进行研究,对交通事故隐患进行排查,对影响道路交通通行环境的地段进行整改,与相关单位一起完善交通基础设施,合理规划交通标志标线,提高通行效率,打击交通违法犯罪行为,保障交通参与者的合法权益。

      生命是我们最宝贵的财富,出行是我们最基本的需求。在这里,我真诚地希望:每一个单位、每一个社区、每一个学校、每一个村委会、每一个家庭包括每一个看报的你,都能重视交通安全,宣传和普及交通安全法律和常识,共同营造安全、畅通、文明的道路交通环境。请您记住这八个字:“关爱生命、安全出行”,记住您应该遵守的法律和法规,因为只有珍视生命、善待生命,幸福才能长久地伴随你。

      交通安全,离不开你我,关系着我们身边的每一个人,每一条生命。不论你富有还是贫穷,是名人还是普通百姓,只要你走在路上,坐在车里,交通安全就一刻不能放松。

      扯得太远了,说得太多了。我们交警所做的,只是让我们的家庭多一点欢笑,我们的道路多一点通畅,我们的社会多一点和谐。

      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,都是铮铮血性的汉子。虽然一面面锦旗、一封封表扬信让我们心里多少有点慰藉,可是,谁来照顾我们战友的家呢?8岁的孩子,89高龄的父母,下岗的妻子,他们需要的是一个男人,一个撑起他们家庭的顶梁柱。

      2005年4月8日,交警黄健被殴打送往省城大医院治疗。

      2005年12月6日,年轻的交警毛桂春突发脑溢血晕倒在值班岗亭上,变成了植物人。
 
      2006年9月29日,年仅38岁长期患肝癌却坚持工作在一线的交警钱哨走到了生命终点,这一天成了他的亲人和我们悲痛欲绝的日子。

     上述数字的背后,还有一组数字,是我们工作总结中写不到的,汇报材料找不到的,但每一位交警都心中有数的:2005年医院保健科对我大队交警所做的体检报告显示,149名参加体检的交警中,各项检测完全合格的只有9人,其余的基本上都处于亚健康或者说是患病状态,患病率高达87.3%。工业噪声、汽车的轰鸣声、喇叭声、尾气排放、飞扬的灰尘、强烈的紫外线,时时刻刻侵灼着我们的身体。从大队长到一线交警都不同程度地患有职业病,有头昏、头痛、失眠和记忆力减退神经衰弱症;有胃炎、骨质增生、腰肌劳损;有高血压、高血脂、高血糖“三高”;由于长期站立,常引起下肢静脉曲张,轻者下肢静脉蚯蚓状弯曲怒张,重者下肢浅部溃疡。
 
     去年,我所在的市共发生道路交通事故1924起,死亡182人,伤1128人,直接经济损失128万元;我们共查纠各类交通违法行为19823起,教育放行11280起,破获交通违法案件32起,抓获交通违法犯罪嫌疑人24人,挽回经济损失101万元;去年一年我们加班加点4250小时,动用警力508人次…
 
      为了减少道路交通事故,我们交警每天早晚高峰期要确保路面保持70%以上的警力,这意味着全市交警的执勤时间每天达到6小时以上;为了查纠一次交通违法行为,我们交警要背诵上千条法律法规;为了维护一段路的交通秩序,我们交警中有人一年吹坏了3把口哨,穿破了4双皮鞋;为了三尺岗台上的一个指挥手势,我们交警扎武装带的腰际起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水泡,手肘晒褪了皮;为了对交通事故双方当事人顺利调解,我们交警要登门走访双方当事人多达20次以上,西瓜霜润喉片要吃好几袋;为了让大伙儿记一条交通安全常识,我们要花一年的业余时间排相声、编小品,策划如何让人耳熟能详;半夜睡眼惺忪时接到出警电话,白天还要精神百倍地调处事故、指挥交通……

      汽车,这一现代文明的产物,给人们的生活带来了便捷、舒适和惬意。然而,一个更为残酷的事实被人们忽略了,那就是自第一辆汽车问世至今的100多年间,已有4000多万人惨死在飞旋的车轮下!交通事故,它让多少完美的家庭支离破碎,它使多少人终年与病床相伴,它上演了多少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剧。

      我们心酸,我们心痛!我们何尝想去罚款?何尝要引发怨恨?交通违法,也许逞一时之气,但带来的后果将是永远无法弥补的伤痛。面对别人的冷嘲热讽、流言蜚语,甚至是拳脚相加,我们依然必须坚守职责。

       其实,违章处罚只是一种手段,为的是什么?很少有人经历过公路上血肉横飞、泪雨纷纷的悲惨场面;没有人看到一位呀呀学语的孩子倦缩在早已经身亡的亲人面前,不停地摇着他的父母快点醒来;很少有人经历过昨天还在一起有说有笑的亲人,却再也不回来的场景;很少有人看到车轮下一个个体无完肤的尸体和一滩滩流淌的血迹;更没有人经历过,在我们抢救伤员的途中,刚刚还一息尚存的人,还没来得及到医院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……只有我们交警看到,我们听到!